传播的意义浅析自媒体时间公多宣称的群情拐

| 发布者:admin

  信息化时代,人们无法直接接触所有事件的真实发生地,赖以判断的只能是媒体发布出来的“事实”,人们每日获取的都只是媒体提供的关于事情真相的“事实”,则提高媒体新闻内容审查是为有效减少舆论反转剧再发生的最佳途径,同时亦是维护媒体公信力的必要选择。

  另,碎片化的信息传播模式导致事实真相不能在第一次面对大众传播时就呈现其所有的事实内容。在以视频的形式呈现的传播内容中,视频拍摄的切入点与舆论反转的舆论拐点具有同质化的作用,舆论拐点前承事件的前因,后起事件的结果,然视频拍摄切入点无法把握,事前人为把控被公布视频切入点的是为有意引导舆论,此处需要信息接收者提高自身信息提升的能力,勿急于下结论。

  然,多数舆论反转剧的发展脉络不受人为因素的控制,因事情的开始总是平淡无奇,并不具有引人注目的信息点,但当矛盾逐渐激化,该事件演变成一件有价值的、值得传播的信息,人们已不能拍摄到事件的起因,首次传播出去的内容往往只是事情的部分事实,“先吐为快”的极速化传播时代,即使所有真相尚未完全展现,人们已经迫不及待地说出自己的价值判断,然随之事件被曝光的时间点的逐渐前移,更多的事实被发布出来,事情并不像大众起初认为的那样,甚至可能与之截然相反,虽处极速化发声的时代,但不知前因后果的情况下不宜随意传播事件信息,提高自身约束力,不做舆论反转剧的推波助澜者是为受众所能为之事。

  综合三方机制,其中起重要决定作用的即为同质化的视频拍摄事件切入点,观测事件呈现的时间点为三方有效做到减少舆论反转剧的重要关键。

  [8]崔逾瑜,匡志达.“舆论反转”背后的反思[J].新闻前哨,2015(10):16-18.

  [9]张相涛.基于传播学的角度看舆论反转的构成因素[J].传播与版权,2015(7):16-17.

  [10]崔逾瑜,匡志达.“舆论反转”背后的反思[J].新闻前哨,2015(10):16-18.

  [11]李瑞生.社会情绪概论[J].社会科学论坛(学术研究卷),2008(4):60-63.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2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