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议论2018最新5篇【精选】—时事评论2018摘抄

| 发布者:admin

  现在很多时候高中的作文都会用时事新闻来做素材,很多同学一遇到这这样的素材就会比较懵,为了帮助大家写好作文,小编为大家整理了一下时事评论2018最新5篇,仅供大家阅读。

  网络直播要从一个“社会现象”变成一个“正规职业”,可能还需要经历一个对价值边界不断厘清的过程:在社会价值上竭尽所能做加法,在削除“娱乐至死”的劣根性上,大刀阔斧做减法。

  据媒体报道,作为全村唯一留守的年轻人,四川泸州90后农民刘金银每天早上6点起床,简单洗漱后便开始直播:扫地、做饭、喂猪、下田、捉黄鳝……从今年2月起直播,半年内收获近10万粉丝,打赏8万多元。但父母和亲友乡邻都觉得他“不务正业”。

  生活在都市的人,对农村生活充满新鲜感。刘金银直播农村的淳朴生活,收获了不少粉丝,也赚到了比种地、打工更多的钱,从经济收入看“很成功”。但不论赚不赚钱、赚到多少钱,他仍不能被乡土社会所理解。说年轻人做直播有多么“不正经”,很多人可能不会接受;把问题都归因为农村人的“老土”和“顽固不化”,恐怕也未必站得住脚。

  泛媒介时代,相当多的年轻人乐于做直播、看直播,唱歌、游戏、逛街、撸串等各种内容的直播无以计数,异常火爆。这种“火”有一定的时代性,但也存在边界不清的问题。一者,直播的法律和道德边界尚未明确。“全民直播”近一两年才兴起,迅猛发展背后,也一度藏污纳垢、良莠不齐。为了吸粉、赚钱,“老虎”“馒头”“蜜直播”等直播平台相继涉黄,更多主播靠发嗲索要礼物……要说这样的直播是“正业”,不论乡土社会还是城市文明恐怕都不会接受。

  美国文化学者尼尔·波兹曼曾在《娱乐至死》一书中忧心地写道:“一切文化内容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而且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直播也好,其他新兴业态也罢,都不能陷入娱乐至死的死胡同,否则可不就是一种“不务正业”么?由此说来,四川乡下老农对儿子的耳提面命,何尝不是一种传统价值观对新兴业态的善意敲打。

  国家主席习近平3日在厦门会见了俄罗斯总统普京。习近平欢迎普京来华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和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习近平强调,我今年7月访问俄罗斯期间,同总统先生就深化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达成重要共识。

  00后成为北大新生,这倒没什么大惊小怪。2000年出生的孩子,今年刚好17周岁。虽然一般情况下孩子们都是18周岁才考大学,但17周岁参加高考也显得较为正常。如今不少孩子们的智力发育都显得很超前,1岁的差距看不出太大的优劣,尤其是高考这种以“分数论英雄”的考试,只要方法正确,针对性强,00后考上北大等名校,就没什么奇怪。

  然而,今年北大录取的最小考生年龄才刚满14周岁这条消息,想必还是很吸引眼球,甚至能触动人心。众所周知,如今的孩子一般说来都是7岁左右上小学、12岁左右“小升初”、15岁左右考高中、18岁左右考大学。那么,沿着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这个规律一路念下来,这位刚满14上北大的孩子,就必须不到4岁就上小学,不到10岁就读初中。当然,这个特殊孩子并非在遵循其他同龄孩子上学念书的一般规律,他肯定有过“跳级”之类的经历,即别人用10年左右才能学完的学业,他仅用别人大概一多半的时间就达到目的了。

  该报道并未提及这位刚满14岁北大少年新生的详细背景,但从以往媒体报道过的一些15岁左右就考入名校的学生来看,这极少部分孩子的家庭背景一般都充满“书香气”,父母大都受过良好教育。而就孩子本身来说,他们很早就受到过读书启蒙,或天生就爱读书。这里的“读书”,既包括教科书,也指那些“杂书”。加上这些孩子天资聪颖,好奇心强,求知欲浓,这些都为他们的课业打下了较为牢固的基础。此外,他们中有不少人甚至还在全国各类竞赛中获过奖。

  比特币中国日前公告表示,9月3日下午6时起暂停ICO币提币业务,等待监管政策正式明确。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在最严厉的情况下,涉嫌非法集资的定性,不排除ICO将面临被取缔的结局。继8月30日ICO项目平台ICOINFO宣布暂停一切ICO业务之后,9月2日晚间,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之一的比特币中国发布公告称,从即日起暂停ICOCOIN(下称ICO币)充值与交易业务。

  近日,歌手杨坤在其个人微博上晒出摄像截图,显示一女子正盘坐在地玩手机,称“天天蹲我家门口,真要崩溃了!”随后还晒出一长段视频,称“三个月了,有完没完,别再骚扰我!”视频中,这位“私生饭”大声敲门,不停说着“杨坤我喜欢你”。

  首先,有必要普及一下“私生饭”的概念。这个概念来源于韩国,意指一些行为过激的歌迷、粉丝、追星族,通过各种手段侵入自己偶像的私生活,给偶像本人和他人带来巨大困扰。如今,私生饭已是全球娱乐圈中一个常见的现象。在我国,随着不少明星公开谴责私生饭的种种行为,这一群体也被公众熟悉。比如当红组合TFBOYS就饱受私生饭困扰——蹲守宿舍、偷偷录音、潜入酒店、安装追踪器,还有午夜的电话骚扰,给组合成员带来了很大的伤害。还有人气颇高的鹿晗也曾被私生饭跟踪,甚至还遭跟车逼停,险些造成交通事故。尽管在整个粉丝群体中私生饭只是小众,但这些过激行为无疑相当扎眼。

  。随着社交网络的发达,明星得以与粉丝“零距离接触”,明星也乐于通过官方微博等渠道暴露自己的衣食住行,见了什么人、吃了什么饭都一览无遗,作为提高曝光率、刷存在感的一种手段。在这种情况下,粉丝产生了更强烈的代入感,更容易将明星视作亲密朋友而不是遥不可及的偶像。何况现在的娱乐工业也视粉丝的互动参与为新的摇钱树,一些偶像组合以“养成类”模式出道,更让粉丝觉得自己是“看着他们长大的”“花钱养着他们的”,将其视如家人。在这样刻意而为的情感导向下,私生饭成为越来越突出的现象,便不难理解了。

2 我喜欢